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性别认同障碍”更名为“性别不符”

在最近一次的世卫组织ICD-11修订中,性别认同障碍 性别焦虑正式更名为性别不符,并且将其从精神疾病明目中删除。
test
近日,在本次世卫组织ICD-11修订中,性别认同障碍/性别焦虑(Gender Identity Disorder,Gender Dysphoria,中文又译作易性症)正式更名性别不符(Gender Incongruence),并且将其从精神疾病明目中删除。
写在前面:很多人都误以为跨性别平权是左派的政治阴谋,是政治正确的又一次得寸进尺。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现代科学界对跨性别的认识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世界各国一代又一代的研究学者从普鲁士帝国时期就开始的漫长研究百年来逐渐得出的结论。

跨性别医学名词的历史

在20世纪之前,人们普遍认为“同性恋者”是生在了性别错误的躯体里,才导致喜欢同性。那时的社会主流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异性,所以这样的解释显得非常自洽,强行把“同性恋者”当作“异性恋者”来理解。直到1910年马格努斯·赫希菲尔德Magnus Hirschfeld出现了。

 

 

那个年代,是自由进步思想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魏玛共和国。作为一名内科医生和性学家,赫希菲尔德认为,“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应该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前者是独立于男性和女性的第三性别,而后者是本是一种性别却喜欢模仿异性的人。他将TA们称作“异性模仿者(Transvestite,TV)“

19世纪,在德国摄影家威廉·馮·格魯登镜头下,一名装扮成西班牙女性的西西里男孩

他对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认识按照100年后今天的标准,显然是不准确的,但在当时,他的这种看法确是革命性的。他因此被后人誉为“性学界的爱因斯坦“。

遗憾的是,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上台成为德国总理。同年5月6日早上,数百名柏林大学生叫喊着"Brenne Hirschfeld!" ("烧死赫希菲尔德!") 冲进他的性学研究所打砸抢。下午,纳粹冲锋队又闯进大门,没收了所有的研究材料并逮捕了每一个人。当天晚上,柏林警察又赶来封锁了这栋大楼,宣布其为非法组织,永久禁止营业。

纳粹政府上台后,开始执行严厉的反同政策。图为纳粹军人正在焚毁赫希菲尔德的研究资料。

而“跨性别者(Transsexual)”以及“性别焦虑(Gender Dysphoria)”这两个词的诞生,则是因为另一个人,Harry Benjamin 哈里 本杰明

 

美籍德裔性学家 哈里 本杰明

出生于德意志帝国时期的本杰明,是一名研究结核病的专家。二战后,他开始在美国各地行医,经营诊所。事情的转机出现在1948年的旧金山。

那年,著名性学家金赛找到了他,,问他愿不愿意接诊一名“想变成女孩的男孩”。那名男孩的母亲当时正四处寻找愿意帮助她孩子的医生。男孩母亲先是找到了金赛,后来金赛又找到了本杰明。 那名男孩很快让本杰明意识到,并不是每一个异性模仿者(Transvestite)都是把模仿异性当作一种癖好,有的人是因为他们本来就生错了性别,是跨性别者(Transsexual)。

从此,跨性别者(Transsexual)和异性模仿者(Transvestite)被区别开来。后来,很多专家将跨性别者所经历的心理状况称为性别焦虑(Gender Dysphoria)或者性别认同障碍/易性症(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如今人们所熟知的世界跨性别者健康专业协会(WPATH) 就是由1979年创立的哈里本杰明国际性别焦虑研究协会更名而来。

至于世界各国对跨性别者的政策,则是一个比科学研究更加缓慢的过程。

而今天,2018年,在世界各国成百上千的研究学者,医学专家,心理学家,儿科学家的倡议之下,人们对“跨性别者”的认识又进了一步。

作为跨性别者本身并不是精神疾病。很多跨性别者患有的精神疾病(抑郁、躁狂、PTSD等),与他们是跨性别者无关,只与Ta们在生活中每天都要遭受到的歧视、家暴、骚扰和校园暴力有关。

易性症/性别认同障碍/性别焦虑(Gender Identity Disorder,Gender Dysphoria)正式更名性别不符(Gender Incongruence)。

本文由 知乎用户 雪球发表于专栏 LGBT留学生日报。
原地址:https://zhuanlan.zhihu.com/p/38297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