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污名化导致变性人群体更容易患抑郁症

研究发现,频繁接触媒体对变性人的负面描述,与变性人的抑郁、焦虑、心理创伤等一系列心理健康问题有着显著的相关性。

变性人是社会上的少数群体。因为涉及到性别这个敏感又特殊的因子,承受着比一般少数群体更加严重的歧视和憎恨。

媒体是聪明的,也是顺从的。有流量才有收益,发布人们喜欢看的内容才能够挣到更多的钱。媒体当然知道大众喜欢看什么样的内容,所以会根据人们的喜好,对事实加以扭曲变形后进行报道。很不幸,人们不喜欢变性者,所以各种媒体倾向于报道变性者的负面新闻,对其进行污名化。

这样的污名化,给本身就深受社会歧视的变性人群体来了一击重锤。他们接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负能量,变得抑郁、焦虑、不知所措、郁郁寡欢,最终患上抑郁症这样的心理疾病。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证实了这一点。

这项研究发表在《LGBT Health》期刊上,主要研究“媒体的负面报道”与“变性人群的抑郁症”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频繁接触媒体对变性人的负面描述,与变性人的抑郁、焦虑、心理创伤等一系列心理健康问题有着显著的相关性。

这项研究于2019年3月至8月期间进行,对545名变性者进行了调查,评估了个人信息、接收到的与变性人有关的负面报道、社会歧视与心理健康等数据,具体的评估方式则是以问卷调查的形式进行。

概括地来说,研究的主要发现包括:

(1)几乎所有(97.6%)的研究参与者报告说,他们在过去的12个月里看到过媒体对变性人的负面评价。

(2)在不同媒体上对变性人的负面报道概率不同。平面媒体和电视对变性人进行负面报道的概率非常高,分别为93.9%与93.8%;而广告和标牌上对变性人的负面描述概率则相对低一些,约为83.1%

(3)来自各媒体的负面报道会加重导致变性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与不接触媒体信息的变性人相比,那些频繁接触媒体负面评价的变性人群体,患抑郁症的概率增加了18%,患焦虑症的概率增加了26%,患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概率增加了25%……

这项研究是由芬威研究所和布朗大学的研究人员完成的。据信,这是相关方面的首个研究。目前已经有许多研究表明了“媒体的污名化”与“少数群体较差的心理健康”有相关性,但是很少有研究关注变性人群体,这个研究正好补足了这一点。

(一场为变性人争夺权利的游行)

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布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助理教授杰克林·休托(Jaclyn White Hughto)博士说:“几乎所有的研究参与者都报告说,在过去的12个月里,媒体对变性人的大多数报道都是负面的。而那些频繁接触这些信息的变性人,更容易出现抑郁和焦虑的症状。”。

休托补充道:“即使在对研究参与者的年龄、种族、收入和童年经历等影响抑郁症的变量进行过滤调整后,该结论仍然成立。这表明媒体的负面报道可能对接触此类信息的变性人群的心理健康产生独立的影响。”。

“独立的影响”这一说法意味着负面的新闻报道成为了变性人群患抑郁症的一个单独影响因子,对于变性人的负面报道越多,接触到这些报道的变性人患抑郁症的概率就越高。

因此,休托鼓励采取结构性干预措施,从源头上消除对变性人的污名化。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改变各媒体对变性人的评价,使其更客观、准确。这样就可以减轻负面媒体信息对变性人群体造成的伤害,缓解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

原始链接:媒体对跨性别者的污名化,导致变性人群体更容易患抑郁症_研究人员 (sohu.com)

责任编辑:薇.GID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