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跨性别者:与母亲争吵半生,只为一个签名……(2)

想要进行性别重置手术,要先获得至亲认同,而获得认同,有时意味着数年至数十年的漫长等待。而王佳宁已等了14年。

陷入窘境的人生

王佳宁渴望堂堂正正做个女性,这份渴望刻在了她的骨子里。

我从小就穿女孩子的衣服,从来不穿男孩子的衣服。”

王佳宁说,她喜欢粉色,平日里,总是穿着一套粉色的绒衣。她给自己留了长头发,还特意用剪刀剪了厚厚的刘海。在外面时,她宁可少喝水不上厕所,也坚决不使用男厕所。

FlOYSz-57FRrgo26_WBYFMCb1rAO

▲对于王佳宁而言,每次上厕所都很痛苦

王佳宁说不上自己关于性别的认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觉得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小姑娘。

“我不喜欢男性。”对于自己的性别,王佳宁回答得斩钉截铁,这份坚定让她从小吃了不少苦头。

“我们是单亲家庭,他小时候在学校里被人家男孩子欺负,别人建议我给他做心理咨询,要50块钱一次,我请不起,他也不肯去。”王佳宁的妈妈说。

“谁小的时候不被欺负呢?”王佳宁说,她不愿过多提及儿时的经历。她更愿意从07年讲起自己的经历,那一年,她18岁,正式向自己的母亲“出柜”。

当时,还是上海某大学大一新生的王佳宁,坚定了自己“做女人”的决心。她每天穿着女装,背着女士包上学,悄悄自行服用激素类药物,改变自己的身体状态。

王佳宁的决心吓坏了母亲,她被母亲带到了上海精神卫生中心诊断,诊断书上描述她:性格内向,背女士包,一直想变性。同时,王佳宁还被发现有反复洗手等情况。

在王佳宁此后的病例里,她时不时会被记录有诸如反复洗手等其他表现,但要求变性的特点始终如一。

责任编辑:薇.GID

网友评论

{{item.nickname}}{{item.date}}
{{item.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