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跨性别者:与母亲争吵半生,只为一个签名……(3)

想要进行性别重置手术,要先获得至亲认同,而获得认同,有时意味着数年至数十年的漫长等待。而王佳宁已等了14年。

2018年,王佳宁被正式确诊为易性症。

Ft6IhRwsxEMVOxccaMNMVNBt89z5

▲王佳宁被正式确诊为易性症

在《精神障碍诊疗规范》2020版中,易性症被描述为“渴望像异性一样生活,被异性接受为其中一员,通常伴有对自己的解剖性别的苦恼感及不相称感”,“患者厌恶自己的性器官,要求进行阉割手术的愿望是持续性的,求助无门时甚至自行阉割造成严重后果。”

因为精神状况不佳,只读了一年大学,王佳宁就休学了。

休学后,王佳宁只能依靠低保和兼职维生。有时,因为性别不一致,她甚至连兼职都找不到:“一周被人耍好几次,按时去了,但人家不要我。”

FpYzmLqU5hnEEtoejLexvt0p8FDZ

▲王佳宁常年穿着一件粉色的裤子

生活的窘迫,在王佳宁身上一览无余。她没有什么合适的衣服,常年穿粉色绒衣,上下两件并不配套。刘海是她自己剪的,边缘部分很不整齐。

她总是不自信,每当遇到需要出示证件的地方,她都会下意识向人后躲闪。她怕人们从证件中看出端倪:这个拥有女性身材和打扮的人,身份证上的性别却为男性。

“手术一定要做,否则这辈子就讨厌了。”王佳宁说,这不仅是因为她心理极度厌恶自己的生理性别,更是因为按照我国相关法规,只有完成性别重置手术,才有可能变更身份证上的性别。

“做了(手术)身体好了,心态好了,调整身份证后,就可以好好去上班了。”对于手术后的人生,王佳宁充满憧憬。

但,性别重置手术有严格的实施要求,其中的要求之一便是在实施手术前,手术对象需提供“已告知直系亲属拟行性别重置手术的相关证明”并纳入病例。

在实操层面,相关证明要么是提供父母的签字文件,要么是和父母一起到公证处公证,王佳宁的父亲已经过世,母亲坚决反对,无论是哪种文件,她都提供不出来。

责任编辑:薇.GID

网友评论

{{item.nickname}}{{item.date}}
{{item.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