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跨性别者:与母亲争吵半生,只为一个签名……(4)

想要进行性别重置手术,要先获得至亲认同,而获得认同,有时意味着数年至数十年的漫长等待。而王佳宁已等了14年。

无法动摇的反对

不出所料,王佳宁这次请来的外援,依然没有动摇母亲反对的决心。

王母说,她不怕王佳宁是否承受痛苦,她要“挽救他的灵魂”。

我是不会签字的。上天生他是什么样子,他就该是什么样子,他难道对上天不满吗?”

和儿子想要变性的决心一样,王母的态度坚决。

在和儿子长达14年的辩论中,王母已形成了一套自己理论。她坚信,无论是从经济上、生活上还是王佳宁的生理和心理状态上,王佳宁都不能变性:“他不像女孩子,男的怎么能像女孩子呢?”

她告诉曾帮助王佳宁说话的医生,王佳宁不工作,她没有钱为儿子提供手术支持:“他没有工作,现在要去做手术,手术费怎么来呢?”

她告诉来帮王佳宁说话的热心人士,王佳宁的痛苦并非因为易性症,而是因她从小就不正常,有精神上的毛病。

“他不是在你们面前这个样子,他在家里面,自理都不能的。他是有精神上的毛病,关键人家开药,药给他,他不肯吃。”

王母甚至收走了王佳宁从奶奶那里继承的70余万元遗产,以杜绝王佳宁拿到钱后,自行到国外做手术。

她说,除非王佳宁采取法律手段,否则她是不会同意把钱交给儿子的,“他身上要有钱(的话),马上用掉,给他多少就用多少”。

王母这样做,并非不爱王佳宁。事实上,她对王佳宁的感情至深。

Fl6t89NFGMP4eSsHx8T56e2_VDtb

▲王佳宁的母亲也会时不时给她发一些零花钱

尽管两人已经分开居住多年,她依然会买好菜,让王佳宁到家里拿,又或者时不时发给王佳宁100元、200元的零花钱。有时,她会发信息“鼓励”王佳宁,告诉她“不要怕”,也会时不时给王佳宁买几件衣服。

“她买的都是男装,我从来不穿男装。”提起母亲买的衣服,王佳宁很崩溃。随着她年龄的增长,母亲的爱,越发让她感到窒息。

妈妈,我不懂,你为啥不肯放了我,我三十几岁了,我(可以)自己做主了,不要你做主了。”

在一次通话中,王佳宁情绪崩溃,反复请求母亲“放了她”。

王佳宁说,如果妈妈不相信手术治疗真得对她有利,她愿意再去找专业医生进行诊断,由医生来判断,哪一种生活方式更适合她。

然而,无论王佳宁怎么说,王母的回答依然坚定:“我接受不了。”

责任编辑:薇.GID

网友评论

{{item.nickname}}{{item.date}}
{{item.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