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跨性别者:与母亲争吵半生,只为一个签名……(5)

想要进行性别重置手术,要先获得至亲认同,而获得认同,有时意味着数年至数十年的漫长等待。而王佳宁已等了14年。

至关重要的签名

“有人曾经告诉我,如果我没有父母,我就可以自己做决定。”王佳宁说,“我不明白有些事情为什么孤儿能做,我反而不行?”

这其实是人格权中身体权和隐私权,与家庭伦理、社会伦理之间的冲突。”

北京大成(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维钦说。“一般情况下,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完全有权利自己为自己的手术签字,无需考虑他人意见。但性别重置手术,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医疗行为,它牵扯着一个人的家庭、社会属性。”

FnI5Fj1m3cVMf4srD25jFVnneScW

▲对王佳宁而言,母亲的签名至关重要却又遥不可及

在2017年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出台的《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中,对性别重置手术的开展,列出了多个前置条件。手术对象不仅需要提供无在案犯罪记录证明、易性症诊断证明、告知直系亲属拟做重置手术的相关证明,还需要满足未婚、年龄大于20岁、术前接受心理、精神治疗1年以上且无效等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对于直系亲属的用词是‘告知’,而不是同意。也就是说,从法律角度讲,规范并没有要求进行性别重置手术一定要获得直系亲属的同意。理论上,只向直系亲属告知即可。但是,从实际操作层面讲,医院如何才能判断手术对象到底尽没尽到告知义务呢?直系亲属签字或配合公证,对于医院而言,可能是比较好判断‘已向直系亲属告知’的办法。”

吴维钦律师说。

“当然,我们说打电话、发短信也是告知。但对于一家医疗机构来说,的确很难判断接电话、接到短信的人到底是谁,甚至律师、法院也不容易判断。从防范风险的角度,医疗机构会选择从严把关。这就意味着,在实操层面,很多医院会要求手术对象必须获得家属的配合。”

发生在王佳宁身上的故事不是个案。

根据由北京同志中心、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完成的《2017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查报告》,在2000余份样本中,近九成的原生家庭不能完全接受跨性别孩子。在800余名已向父母表达了身份诉求的跨性别者中,近六成人表示,完全没有得到父母或监护人的任何支持。

责任编辑:薇.GID

网友评论

{{item.nickname}}{{item.date}}
{{item.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