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跨性别者:与母亲争吵半生,只为一个签名……(6)

想要进行性别重置手术,要先获得至亲认同,而获得认同,有时意味着数年至数十年的漫长等待。而王佳宁已等了14年。

激烈的亲情冲突

王佳宁和母亲间的拉锯战持续了14年。尽管争吵、冲突不断,但母子之间深厚的感情,让他们始终保持着联系和沟通。更多时候,发生在跨性别群体与家庭之间的冲突,远比王佳宁的遭遇更激烈。

“我离家出走了。”在向家人“出柜”后,当时刚过18岁的“流光”独自一人,从老家跑到了成都,如今已在外面独自生活了近两年。

“流光”留着一头漂亮的长发,长相秀气,终日身着女装的她,看上去就是一个小姑娘。她悄悄服用激素类药物,一步步让自己向心目中的样子靠拢,也正因为如此,她同样无法使用身份证件,只能靠兼职维生,日子过得辛苦又拮据。

“流光”也渴望用性别重置手术更换性别,但对于取得父母同意这件事,她不抱有任何幻想。她说,父母一步都不让。

苏颖和父母之间的冲突还要激烈。她是从父母身边“逃”走的。在发现苏颖有变性的想法后,在外地读书的苏颖,被父母叫回了家中,并被没收了身份证。

发现情况不对后,苏颖连夜坐着长途大巴离开了家。她一路跑,父母带着一众亲戚在后面追。

逃跑途中,母亲声泪俱下地打电话哀求苏颖,希望能和苏颖见面,苏颖同意了。结果,刚见面没多久,她就被父母和亲人强行带回老家,反锁在了家中,苏颖只能再次想办法逃跑。

第二次逃跑后,苏颖再也不相信父母的话了。在随后长达2年的时间里,她躲在另一座城市中,和父母只通过电话联系,坚决不见面。

苏颖说,她那个时候其实年纪还小,能够坚持那么长时间不和父母见面,一部分原因是她听说,曾有跨性别者被父母带回家后,强制做了“扭转”治疗。

对于跨性别者来说,被父母抓走,往往意味着强制扭转的开始。

2018年,因为长期穿女装并要求改变性别,当时已经成年的林可,就曾被父母强行送入了特训学校,进行了长达17个月的“矫正”。

林可的父亲相信,林可只是被洗脑了。只要脱离了其他跨性别者,她就不会再要求改变性别。在特训学校里,林可被分入男生班,终日穿男装,并不被允许与外界联系,林可的母亲对外放出消息,声称林可已经自杀了。

责任编辑:薇.GID

网友评论

{{item.nickname}}{{item.date}}
{{item.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