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的变性干部钱今凡

编辑: 内容来源: 2012-10-18 21:28
。 广州84岁书法家欲变性 钱今凡,又名伊玲。艺术理论家、收藏家、书法家。1928 年生,浙江嘉兴人。钱今凡是中国公开身份的最年长的跨性别人士。钱今凡曾在中国人民银行、佛山画

广州84岁书法家欲变性

钱今凡,又名伊玲。艺术理论家、收藏家、书法家。1928 年生,浙江嘉兴人。钱今凡是中国公开身份的最年长的跨性别人士。钱今凡曾在中国人民银行、佛山画院等单位工作,于佛山市文广新局处级离休。文艺理论家、收藏家、书法家。1928年出生于浙江嘉兴一个大官宦家族,钱家在明清二代有过14代进士或者举人。钱今凡曾在中国人民银行、佛山画院等单位工作,于佛山市文广新局处级离休。

钱今凡生为男儿,但他这一生都希望以女性身份生活。对于变性的梦想,他藏了一辈子直到80岁,才自认身体条件、心理条件成熟了。于是,4年前,作为离休干部,他正式向佛山市文广新局领导提交了变女性的书信声明,开始吃激素隆胸穿上女装。2年前,他正式向佛山市文广新局提交以女性身份生活的书信,也没有遭到反对。

今年6月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跨性别人士骄傲月”(LG BTPrideM onth)。钱今凡首次以跨性别人士的身份接受南都专访,希望改变社会对跨性别人士的偏见,反对总以男权色情消费的角度看待他们,呼吁保障跨性别人士的就业权益。

6月7日午后,在广州五羊新村,84岁的钱今凡穿上了豹纹吊带装出现了,这是“他”在4年前正式换女装后,第一次穿上吊带。同时递给记者的名片是两张,一张写着伊玲,另一张写着钱今凡。伊玲是自取的女性名字。

在百度上搜索他的身份,则会出现文艺理论家、收藏家、书法家等多种头衔。他还是佛山市文广新局的离休处级干部,民革佛山市委成员。在家中,他是一位丈夫、一名父亲。

#p#

变性愿望一藏藏了80年

钱今凡想成为女性的想法最早萌生于他3岁时。“当时亲戚带我在门口玩耍,要把尿,旁人就说了一句,怎么是个男孩。我心里就觉得当女孩是个很好的事情。”

“我在14、15岁时胯骨就比较宽,因为走路喜欢扭着走。我只有在独自一人时才完全展露自己。有人在的时候,就收敛起来,只是偶尔露露莲花手。”他父母直到去世也不知道儿子有变性的愿望。他54岁结婚时,妻子也不知道。

做足准备才给领导写信

对于钱今凡来说,这一藏藏了80年。一直到2008年12月,认为一切都准备好了,才开始吃激素隆胸,告别此前的中性服装,穿上女装。这一年正好80岁。妻子60岁。

“我并非冲动,而是做了周密考虑,处级干部的身份是否会被降级,收入下降,又或者领导不让改女装……这些我都想好了。”万一不行,他甚至打算闹出去。

一直到2009年9月11日,胸部已经定型,他才写信给局领导,在信中说,自己这些年都在被迫穿男装。钱今凡没有收到回信。但是,他的一切都没有变。待遇没有变,会议照常通知他参加,“原本准备摆出一副誓死捍卫的姿态,后来发现别人早已接受。他们对待跨性别者的开放态度超乎了我的预想。”就像市文广新局人事科科长在每月喝茶聚会中看到他变装后,彼此没有多言,科长只是说“都知道了,没事没事。”

填表填“男变女变性过程中”

变装只是第一步,钱今凡最终的愿望是变为一名真正的女子。2010年9月17日,钱今凡再次致信市文广新局领导,宣布自己为女性。他说作为一名干部,他不希望躲躲闪闪,而是光明正大。因为,若要变性,有一个规定,在变性前,最起码要以女性身份生活两年。

市文广新局领导没有提出反对,当然,钱今凡也没有收到明确的支持。但是这种沉默仍然保持了他所有的待遇不变。从这个时候钱今凡应该被称呼为“她”。此后,钱今凡以女性身份出差开会住宿、如厕皆不归男性队列,填表不写男性,而写“男变女变性过程中”。

“这才是真正的自己。过去80多年都把真我掩盖。”钱今凡说这句话时松了一口气。在整个过程中,和他一起紧张的还有妻儿。妻子早已察觉丈夫好女装的特点,怕别人议论。“后来她发现待遇什么都没有改变,就放心了。”

尝试:60年代曾吃药求变性

上个世纪80年代,兴起了男士留长头发,穿喇叭裤,紧身衣的潮流。钱今凡非常喜爱这种装束,此后30年,他都一直保持这种风格。

钱今凡曾在60年代尝试过服药变性。服药后感觉到男性的功能减弱了,皮肤变细,乳房长大了。“继续吃药,放弃男性的功能,但男性身体器官无法改变。当时没有变性手术。慎重考虑,我还是选择男儿身,不再吃药。一年后,激素影响逐渐消失,恢复男性功能。”

偶像:十三妹是完美形象

钱今凡年幼时看过《儿女英雄传》,里面的十三妹(震慑江湖恶男人,保护善良弱男人的女侠)就是他心中完美的形象。

#p#

各方反应

“原本准备摆出一副誓死捍卫的姿态,后来发现别人早已接受。他们对待跨性别者的开放态度超乎了我的预想。”

单位:能理解和接受

昨日,南都记者致电佛山市文广新局局长徐东涛,但是徐东涛局长未接听电话。南都记者联系该局人事科科长刘春玲,她确认徐东涛局长收到过钱今凡的信,信里表示老先生的想法,可是这些写的是他个人的事情,不好用单位的身份回信,所以一直没回。“其实,大家都是抱极为开明的姿态看,都能理解和接受,也觉得没有什么关系。”

妻子:他穿女装时不愿一起外出

其实钱今凡说他与女性接触已经做到了没有男士的生理和心理反应。在这种情况下,他才以女性身份生活。不过即使这样,变女装后,妻子还是不愿意跟穿女装的他一起外出。

“最近逐渐又有改变了,出去跟人会面,谈孩子的一些事情,她也把我叫上,我说一定要穿女装,她只是随意骂两句,照样跟我一起出去了。”钱今凡谈起这点时颇为欣慰。

家中的儿子有时也会问爸爸为何穿女装。钱今凡曾跟儿子解释,因为“爸爸忍耐了几十年,最后才这么做。不会带来其他麻烦。”

朋友:先是疏远继而转变

变女装后,钱今凡还发现朋友与自己疏远了。“刚开始,有的人明明看见我,也当做没有看见。我都知道。不管他。”他说,后来这些人发现他的待遇一切都没有改变,态度又发生了改变,碰见了仍旧打招呼。也有一些朋友没有跟他完全断绝往来。

“我并不会感到受打击。”钱今凡说,老朋友少了,另一方面,他的跨性别朋友多起来。比如中山大学中文系性别研究专家柯倩婷就是他的新朋友。还有一些跨性别朋友在做一些表演。

小孩:叫我“人妖”我很生气

也会有个别人在变装后的钱今凡后面指指点点。只是有一回,一群孩子在小区里打球,他走过后,有个孩子叫了一声“人妖”,钱今凡很生气,告诉他们自己是国家干部,不能接受这样的侮辱。孩子们一哄而散了。随后钱今凡找到了居委会反映此事。“我不认为我低人一等,我也不会轻易放弃。我没有错。”

对话:希望站出来消除社会偏见

记者:以前也有记者找过你,你都拒绝了,为什么现在选择站在大众媒体的聚光灯下?有没有想过见报后会遇到更大的社会压力?

钱今凡:对于社会压力,在一定的时候迁就它,同时也要努力改变它。我希望站出来反对大家对跨性别人士的偏见,尤其是总是从男权色情消费的角度去看待他们。其实真正的跨性别人士与人们的想象相去甚远。现在仍然有些人带着封建旧观念来看待跨性别人士,我要去消除它。无论如何,我仍然要实现性别理想。

记者:现在跨性别人士遭遇哪些不公的对待?

钱今凡:工作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四川的李平(化名)做了变性手术,所在医院开除他,向各处求职均遭拒。原为本科毕业医生,只能做表演。我非常愤慨。另一个社会普遍的成见,变性人只能做表演。其实很多跨性别人士是被迫做表演。还有很多跨性别人士他们在各个行业正常生活工作。

记者:你为什么会给局长写信做出声明呢?

钱今凡:我认为一切置于组织监督之下,在外面做的一切也不必隐瞒。我作为女性生活后,我对标准界限都很清楚,我更注意政治立场、道德规范。我的态度强硬是以更加严肃生活,谨言慎行来支撑保证。所以一切都不怕公开。

记者:2年前,你就以女性身份生活,也已经隆胸,你是否会做变性手术?

钱今凡:一定要手术改变身体,才完整达到目的。虽男性功能消失,形体尚存,妨碍完全融入女性人群。急迫希望做手术。但目前未能解决的技术问题尚多。盼望某种新技术突破。近闻确切信息,此项成功渺茫无期,甚感失望。寄望于手术者必须慎重。

TAGS:

分享至:

更多

相关阅读